看了“院训”去求医

发布时间:2013-10-22    作者:患者:黄復兴 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

  腰椎病的疼痛时刻在缠绕着已年过六旬的我,腰部向下,从臀部至大腿、小腿内侧酸痛麻胀的感觉赶不走挥不去。不管你是坐着、站着,或是变换各种姿势,依然疼痛,这次是第三次犯病了。三个多月来,吃了不少止痛消炎、舒筋活络的药物,仍不见效后,我把目光投向北京中医医院。北京中医医院享誉京城,大门口“仁术勤和”四个大字昭示着中医院悬壶济世的博爱精神,到中医院去看看吧!

  “挂号很难”却不难

  看病第一步是挂号,一直听说医院挂号难,我家住的又远,怎样才能挂上号呢?还是上网看看吧。

  在“好大夫在线”网站上,我看到了中医院骨科柳根哲大夫的资料,柳大夫曾留学日本,读到博士后,学成归国从医。从资料上看,柳大夫是位“资深”大夫,但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在网上可以向柳大夫咨询,柳大夫给我留言说“为了尽快了解你的病情,你可以把你的已做完检查的影像资料用相机拍下来,发给我,以便回答你的咨询”。当天下午两点,我把病情简介及核磁片4张、X光片1张发给柳大夫。可是,让我没想到的是,当天晚上我已上床躺下,十点零七分,我的手机响了,“好大夫在线”有一条短信提示我“柳大夫已对你的咨询给予回复”。我急忙下床上网查看,柳大夫留言说,我可以到门诊来找他就诊,以便全面的了解我的病情,如果门诊未能挂上号,可以直接找他去加号。“哇”!我太高兴了。要知道,柳大夫当日还有门诊,在如此忙的情况下,还能当天晚间上网回复患者的咨询,实在难能可贵。好!这下肯定能挂上号了,挂号的问题解决了。真是挂号很难却不难。

  “不晚不急”是真事

  按照网上提示的柳大夫的出诊时间,我赶到了中医院骨科柳大夫的诊室,找柳大夫看病的患者真多啊。尽管这样,我向柳大夫说明情况后,柳大夫如网上留言所说的给我加了个号。

  经过柳大夫认真检查,并仔细看了我带去的核磁片和X光片后,柳大夫说我经过保守治疗已经不见效了,于是建议我手术。一听说要手术,我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各种恐惧一起涌来,“手术后瘫在床上怎么办”、“手术后腰部还能自由活动吗”、“椎管内神经密集,碰伤了怎么办”。柳大夫看我直发呆,便耐心的给我解释手术的必要性,并在纸上给我画出示意图,指出神经被压迫的部位,神经长时间受压将导致的结果等。但对我最有说服力的是,他说,我要给你做的是显微内窥镜微创手术,手术切口小,创伤小,看着屏幕图像操作,手术时间短,术后恢复快,适合于老年人。如手术顺利,术后第一天便可下地活动。

  微创?一个微创的“小”手术便可解决问题吗?我脑子里仍有疑问,柳大夫还给我一张随诊卡,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,可以随时与他联系。当时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,柳大夫看完他的最后一位患者后,才和助手离开诊室。我回到家,与老伴商量,决定我们一块在柳大夫的周日门诊时,详细的了解一下这个手术的情况、风险等。

  按照随诊卡上的电话号码,很快打通了柳大夫的电话,柳大夫约我们周日下午一点在诊室见面,介绍这个手术的情况。可是周日当我从昌平沙河赶往医院时,出地铁站已经是一点了,马上给柳大夫发短信说,我要晚到一会,十分抱歉,柳大夫立即给我回了四个字“不晚不急”,啊!多好的大夫啊!对患者如此的包容大度!通过这次柳大夫对我们老两口的答疑解惑,耐心的解答了我们的各种问题,使我们打消了心中的顾虑,决定手术治疗。

  “昂首挺胸”不疼了

  经过了术前的各种检查,2013年7月23日上午八点半,我进了手术室,由于是全麻,整个手术过程本人全无感觉,等到了清醒过来,已回到了病床上。同病房的病友都看见,手术后,将患者送回病房,柳大夫总是亲自动手,上到病床上,将手术患者从手术床上托到病床上。我想,他总是担心手术后患者腰椎受力而受伤吧,所以总是亲力亲为。清醒过来,只见床边的监控屏幕在闪烁着各种曲线、数据,血压、心跳、血氧等都是随时监测的,输液、导尿、伤口处的引流等一切井然有序。主治大夫和护士也随时检查,并嘱咐我术后要注意的事项,还让我每天服用煎好的中药进行调理。

  但我最幸福的感觉是:疼痛消失了!手术前一夜,我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为什么?一个字:疼!从臀部到大腿、小腿,放射性的疼痛。可手术后,被压迫的神经得到释放,这一切的疼痛都消失了!“不疼了!”我在心里大声的呼喊,“我不疼了!”我可以正常的生活,正常的活动了!

  手术当天晚上,身体各项指标正常,从刀口引流出一部分血水后,第二天继续引流。到了下午四点,柳大夫又到病房查视,他查见引流已差不多了,便亲自动手操作,拔出引流管、消毒、贴上纱布敷料,动作轻柔,几乎感觉不到疼痛。同时,让我戴好护腰,告诉我可以下床轻微活动啊!我简直不敢相信我都可以下地活动了,这才是术后第一天啊!

  我屏住气,小心翼翼的迈了一小步,脚稳稳的踏在地面上,并无什么异常的感觉,后背那道“袖珍”的伤口微微的疼痛,但丝毫不能掩饰我心中兴奋喜悦的心情。病房的病友都在注视着我,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喜悦和祝福。柳大夫鼓励我,要昂首挺胸,向前走,适当活动对康复是有利的。我戴着宽宽的黑色护腰,按柳大夫说的抬头挺胸的向前走了十多步。手术成功了!柳大夫兑现了我术后第一天可以下地的许诺,我们把病魔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感谢柳大夫,感谢中医院,感谢中医院骨科的领导、主治医生和护士们,您们用崇高的医德、精湛的艺术、勤奋的工作,营造了和谐包容的环境,解除了患者的痛苦。您们是圣洁的白衣天使,是悬壶济世,布施健康、光明与幸福的人。我是不是太啰嗦了?

  文/患者:黄復兴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胖老伴的悲喜求医路